央(行)媒(体)喊话:别盯数量了,更应注重利率目标

来源: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今日是牛年首个交易日,央行罕见抽水2600亿元,“内忧外患”下,债市遭遇最差开局,期券均大幅走弱,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跌0.35%,主要利率债收益率升幅也超过了3bp。

不过,当天(2月18日)中国央行旗下媒体《金融时报》则发文表示,春节前后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操作更加注重利率目标,主要盯住DR007等货币市场短期基准利率开展操作,而具体的操作数量和期限品种则会根据现金、财政收支、市场需求等情况灵活调整。

2月8日央行发布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指出,判断短期利率走势首先要看政策利率是否发生变化,主要是央行公开市场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是否变化,而不应过度关注公开市场操作数量。在观察市场利率时重点看市场主要利率指标(DR007)的加权平均利率水平,以及DR007在一段时期的平均值,而不是个别机构的成交利率或受短期因素扰动的时点值。

今年春节前央行总共投放了4300亿元跨节资金,比去年春节前少投放7500亿元,投放量在历年春节前处于低位。而且,往年春节前央行往往会启动1个月逆回购等公开市场操作工具提前投放资金,有时还会动用降准等比较“大”的工具。而今年临近春节时,所有央行跨节资金都是通过7天和14天期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提供的,这在多年来比较少见,也使得部分市场主体对节前货币政策操作的预期“落空”。

但从央行操作的实际效果看,今年春节前后货币市场利率运行平稳,并没有出现大的波动。货币市场短期基准利率DR007始终运行在公开市场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2.20%附近。2月2日至春节前的8个交易日,DR007平均利率为2.27%。

那么,为什么今年春节前的央行操作与往年差异这么大呢?主要原因一是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前原地过年的人比较多,居民提现需求较往年明显减少。此外,今年春节时间比较晚,提现高峰与1月财政缴税高峰错开,而春节前财政支出又比较多,所以流动性缺口小于往年,因此央行确实没有必要投放太多资金。

对于上述情况,央行在2月8日的《公开市场业务交易公告》中也进行了说明。二是央行通过加强市场沟通稳定预期,引导市场关注利率而不是央行操作数量,减少了预防性资金需求。三是央行操作更加精准,按需提供流动性,同时缩短操作期限,有利于节后及时收回资金。从市场运行情况看,今年央行通过精准操作,以比较小的操作量实现了维护春节前后货币市场利率稳定的操作目标,避免了春节前后资金大收大支和货币市场利率大起大落。

同时,这也体现了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中更加注重利率目标,主要盯住DR007等货币市场短期基准利率开展操作,而具体的操作数量和期限品种则会根据现金、财政收支、市场需求等情况灵活调整。由此可见,当前已不应过度关注央行操作数量,否则可能对货币政策取向产生误解,重点关注的应当是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MLF利率等政策利率指标,以及市场基准利率在一段时间内的运行情况。这也是央行在《2020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着重强调的。

中国央行8日晚间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在政策趋势部分央行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坚持稳字当头,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关系,保持好正常货币政策空间的可持续性。

在肯定了我国经济向常态回归、内生动能逐步增强、宏观形势总体向好后,央行提醒称,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国内外疫情变化和外部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国内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

下一阶段,央行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稳字当头、抓住重点、守住底线、敢于担当,巩固拓展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成果,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完善宏观经济治理,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促进经济总量平衡、结构优化、内外均衡,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迈好第一步、见到新气象。

国外如何看通胀?

投资研究机构High Frequency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温伯格(Carl Weinberg) 周三在接受CNBC的节目“Squawk Box Europe”采访时表示,通胀预期正在脱离现实,这意味着市场可能高估了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升幅。

由于大规模财政计划的前景、疫苗推广进展顺利以及被压抑的消费者需求得以释放,市场对美国通胀率的预期达到了10年来的最高水平。

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自2020年2月以来首次升至1.3%上方,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也创下了一年来的最高水平。

温伯格表示,他目前最大的担忧即通胀预期与现实的脱钩。通胀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们在失业率仍然很高、经济仍然疲软的情况下依然获得更高的工资。

“这一因素才是通胀进程已经开始的迹象,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我们看到的是能源价格的上涨加剧了通胀的感觉,” 温伯格说道。

他预计,到年底,能源成本不断上升的基数效应和通胀预期的上升,将在数字中有所反应。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整体涨幅料多达2.75个百分点,但是CPI不能反映通胀。

 “我们正在从萧条的基础上恢复正常,美国还远没有达到可以看到真正通胀的地步。”

与温伯格观点相似,波士顿联储行长近日表示,劳动力市场的风险可能更大。他称,疫情持续时间越长,劳动力市场就可能出现更大伤痕。劳动力市场现在是,也应该继续是货币和财政官员关注的焦点,在经济接近充分就业之前,对联邦债务、通胀或金融稳定的任何担忧都应弱化。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nonlighting.com/5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