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膨胀过头了

撰文 /   吴傲寒

编辑 /   张硕

“看不懂”的新能源汽车股

狂飙的肾上腺素又撑过了一个通宵,合上眼时,吕峰的美股账上已经多了11万元人民币,这几乎是他整整一年的工资。

90后的吕峰是一家国企的外包员工,同时也是一棵混迹股市小十年的“嫩韭菜”。今年1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脱衣起舞”的当晚,吕峰以450多美元(拆股前价格,相当于现在的90多美元)的价格购买了300股特斯拉股票,总共耗费90多万元人民币,“当时几乎是倾家荡产了,还从朋友和银行那里借了点钱。”

彼时正值国产Model 3在中国市场正式开始交付,在美国市场屡遭空头伏击的特斯拉在大洋彼岸成功讲出了另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故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特斯拉股价不断冒头,甚至一度逼近1000美元(拆股前,相当于现在的200美元)。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才是最大的“空头”,在整个3月,特斯拉股价“跌跌不休”,最低时甚至跌破了400美元。那也是刚刚复工不久的吕峰感到人生最灰暗的时候,“如果还继续跌的话,我都要去跳楼了,”吕峰对AI财经社回忆那段艰难的时光说,“好在我心大,心想都打算去跳楼了,还不如赌一把。”在此期间,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继续借钱抄底。“我从小到大没上过牌桌,但我感觉自己具备一个赌徒的特质。”

事实证明,吕峰赌对了。经历了3月份的“至暗时刻”,特斯拉的股价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持续上扬,截至11月23日美股收盘,特斯拉报收555.38美元(拆股后),大涨6.43%,总市值首次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高达5264亿美元(约合3.46万亿元人民币)。

这是特斯拉的收获季节,若按同期市值比较,特斯拉已经相当于2.5个丰田、5个大众、7个比亚迪。在股价持续飙升的背景下,马斯克的个人净资产在今年增加了超过1000亿美元,并超过比尔·盖茨,成为全球第二大富豪。

特斯拉飙升的股价同样带富了一大批散户投资者。吕峰曾经冒险抄底的90多万元人民币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正是这样的底气,令他在今天睡过头之后直接向单位请了半天的假。

但是,在造富神话之外,也有一些曾经错过特斯拉的投资者一直“心有戚戚焉”。

同为90后的周乔在刚刚接触美股时就听说过特斯拉这只股票,可那时特斯拉旗下的主售车型是Model S,“在我看来这是一款豪车,受众太小。”周乔对AI财经社回忆说,“我不是一个激进的炒股者,而且当时我也没多少钱。”

尽管当时周乔还在读大学,可他已经在A股和港股中赚了不少钱,是同学们心目中的“炒股大佬”,他还申请注册了一个桌游社团,“那时候真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周乔笑言,“参加我们社团的,大都是想跟我学习炒股的人。”

事实上,周乔也对特斯拉做过一番研究,“当时觉得这家公司顶多是成为下一个法拉利,而且它刚创立不久,一年也卖不出几辆车,就认定它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周乔说,“再加上国内贾跃亭搞得一团糟,我去翻了翻马斯克的资料,当时真心觉得这人也不太靠谱。”

正是当时这种“建立在有限经验上的直觉”,令周乔错过了一个“最具价值的投资标的”。最近,看着特斯拉扶摇直上的股价,他“肠子都快悔青了”。周乔说,“在我们的兴趣群里,有很多当年的社员们都在抱怨是我让他们错过了绝好的上车机会。”

周乔自称如今依然没有“完全看懂”特斯拉股价持续上涨的逻辑,“不止特斯拉,还有尼古拉,还有国内的蔚来、理想、小鹏,所有的新能源股票我都看不懂。”也正是这份谨慎,令他一再错过买入时机,当这些股票越涨越高时,他更加不敢“跟风冒进”了,“有些股票,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不过,在曾经错过特斯拉的人中,除了周乔还有另一群人,他们一直在寻找着其他可能的机会。来自杭州的投资者林立对AI财经社如此描述自己的心态,曾经错过特斯拉的人是会得“焦虑症”的,“以后凡是看到和新能源汽车沾边的股票,你都会觉得眉清目秀的。”

尽管林立也自称看不懂新能源汽车股票暴涨,但是今年4月合肥国资入股蔚来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买入了蔚来的股票,“第一是考虑到抱上了政府的大腿,第二就是蔚来已经有两款车在卖了,而且那些车主都跟着了魔一样狂热,我想即使以后股价崩盘,总会有人接盘的。”

正是在这次成功的投资经历的驱使下,当理想汽车今年7月赴美上市时,林立便在某股票交易平台上加入了打新的行列,遗憾的是,那次他并没有中签。于是,林立便把目光瞄准了刚上市不久的美国电动卡车公司Hyliion。当时的Hyliion股价已经过了一波涨跌调整,“看到连续四条阴线紧跟着一条阳线后,我感觉机会来了。”林立说,他最终以每股30多美元的价格购入了Hyliion。

可是接下来,林立手持的两只新能源汽车股票令他切实体验了什么是“冰火两重天”,一边是蔚来的股价持续上扬,另一边却是Hyliion冲向峰顶后迅速回落。在他不断加仓和建仓期间,他几乎“步步踩错”,曾耗费数年光阴摸索出的炒股策略,在戏剧性的涨跌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我判断是跌,它偏偏会涨,反过来也一样。”

按照11月24日的美股收盘价,蔚来报收53.51美元,降幅为3.38%,Hyliion报收24.85美元,降幅为7.96%。在吕峰收获的夜晚,林立却亏掉了几万块钱。“我经历过无数个更加惊心动魄的夜晚,”林立说,“最多的时候,我一夜亏过十几万(元)。”

事实上,这些在股市经历过大喜大悲的投资者们,鲜有人能在犬牙交错的阴阳线中摸到准确的规律,尤其是近期的新能源板块更令人刻骨铭心。

在一串串令人眼花缭乱的交易数字背后,在屏幕前紧盯着大盘的布满血丝的双眼中,无不在述说着一个同样的主题——疯狂。

疯狂的电动车

树真的长不到天上去么?这句曾经被资本市场无数游资散户奉为圭臬的话正在被新能源板块中一条条饱满的阳线颠覆。

据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行网站companiesmarketcap11月25日最新股价数据统计,除新能源汽车龙头特斯拉依靠超5000亿美元市值坐稳了全球第一大车企的位置以外,在全球十大车企名单中,中国新造车企业蔚来也以729亿美元的市值牢牢占据了第七位。此外,以中低端燃油车起家的比亚迪,也正是搭上了最近这趟新能源快车,成功跻身全球十大车企行列,并排名第六。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与排名第五的戴姆勒集团的总市值差距只有5.2亿美元,按照蔚来当前的流通股本计算,其股价只要再涨0.5美元就能实现反超。以当前蔚来受市场的追捧程度来看,干掉这家已拥有130年历史的巨头可谓不费吹灰之力。

同为中国新造车企业的理想汽车,也从半个月前的第21位跃升至第17位。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其排名在半个月时间内从第19位跃升到第11位,成功将本田、沃尔沃、上汽集团等传统车企甩在身后,与法拉利的市值差距也只有11亿美元,这也就意味着其股价再往上微调3.7美元就能成功反超,虽然比蔚来反超戴姆勒的难度稍大,但作为一家市值一夜飙升33%、第一个站上70美元股价高位的中国新造车企业,恐怕当前谁也摸不准其高点到底在哪里。

也正是得益于新能源概念的大火,companiesmarketcap网站统计的全球前40大车企的总市值在半个月内增加445亿美元。这也就是说,若仅在市值层面考虑,在资本的助推下,短短半个月时间,世界上凭空多出了一个上汽集团(市值455.1亿美元)。

国内的新能源板块也不遑多让,本周前两天盘中多只股票经过大幅上涨后,11月25日,又有如长安汽车和小康股份等车企在新能源概念下迎来涨停。尤其是小康股份,在8个交易日内获得了7个涨停板,尽管此期间其曾连续数次发布交易风险提示,但依旧拦不住投资者的热情。此外,国内充电桩企业奥特迅股价在11月24日经过两位数涨幅后,又在11月25日开盘后迅速涨停。

面对如此戏剧性的轮番大涨,不少人都陷入了怀疑,究竟是什么在支撑这些企业的股价?尤其是近期备受交易市场青睐的新能源车企,毕竟它们的销量与传统车企巨头们根本不在同一个量级。

以国内的新造车企业来说,位列第一梯队的蔚来、理想和小鹏汽车每个月的销量才不过区区几千辆,还不足通用、戴姆勒等传统燃油车每月销量的零头。就算是行业龙头特斯拉,对自身2020年的销量预期为50万辆,而与销量动辄上千万的丰田和大众等传统车企相比相差足足有20多倍,但在市值层面,与特斯拉相比,它们市值却根本难以望其项背。

也难怪会有人说,“市值与销量间的差距有多大,新造车的泡沫就有多大”。对于新造车股价暴涨,但交付量不及燃油车零头的现象,就连在新能源领域内屡次出手并在早期投资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的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也撰文称,“我们自己虽然很看好,对这种短时间内的股价涨幅也十分吃惊。”

不过,在当前的语境下,若还有人单纯用销量来评估一家新能源车企的股价,那马斯克和李斌的拥趸们一定会嘲笑他“落伍”了。新能源汽车的股价,能看销量吗? 

事实上,自从特斯拉在资本市场中将路走通之后,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就开始充斥着疯狂的故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美国电动卡车公司尼古拉。

尼古拉被称为“卡车界的特斯拉”,其名字与特斯拉合并起来,也正是电气时代奠基人物“尼古拉·特斯拉”的全名。今年6月,尼古拉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股价在短短五天内便暴涨103%,市值最高时甚至一度超过了福特汽车。

更疯狂的是,尼古拉在登陆资本市场时并没有实际交付一辆车,尽管这家公司彼时宣称已经获得了1.4万辆卡车订单和超过100亿美元的潜在销售额,但人们真正能看到的,却只有一段段视频和一张张PPT。按照尼古拉的规划,其电动重型卡车Nikola Tre将在2021年推出,而氢燃料电池重卡Nikola Two则将在2023年推出。

事实上,早在尼古拉上市之初,便有媒体对其进行过一番质疑。彭博社彼时曾发文称尼古拉在视频中展示的首款原型车Nikola One并没有搭载氢能源电池,而只是一个无法正常驾驶的汽车模型。不过,彭博社的报道并没得到尼古拉的回应,还被后者拉进了媒体黑名单。

更令外界意外的是,9月8日,通用汽车宣布和尼古拉达成战略合作,两家将联手生产电动皮卡和燃料电池商用卡车。此外,通用还将出资20亿美元收购尼古拉11%的股份。

不过,通用和尼古拉之间的合作并未如期达成。9月10日,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发表做空报告称尼古拉存在“欺诈”行为,并指责尼古拉的创始人特雷弗·米尔顿多年来一直在向投资者做虚假陈述。Hindenburg Research在报告中指出,尼古拉不仅对包括氢燃料电池等多项技术“无中生有”,还在Nikola Tre卡车生产交付情况、太阳能电池板建设进程中伪造数据,并通过欺诈的方式骗取了与通用之间的合作。

尼古拉依然没有详细回应做空内容,但十天之后,特雷弗·米尔顿忽然辞去了执行董事的职位,这也被外界看作是做空内容的反向坐实。随着造假欺诈事件的发酵,尼古拉也一度被称为“美国版瑞幸咖啡”,并遭到投资者的集体起诉。

但其命运却与瑞幸截然相反,近日,Loop Capital分析师考夫曼首次对尼古拉进行评级,不仅给出了“买入”建议,还将其目标股价定为35美元。截至美股11月24日收盘,尼古拉报收34.5美元,大涨17.31%,创造了自作空事件发生以来的最大盘中涨幅。

今年内股价飙涨近10倍的蔚来汽车也吸引了做空机构的注意。11月13日,香椽发布做空报告称蔚来估值过高、股价已脱离合理范围,目标股价应“腰斩”为25美元。蔚来股价随即暴跌超30%,连带理想、小鹏股价也受到波及。

不过短短10天后,蔚来汽车股价在11月24日涨至55.7美元,再创新高,做空阴影完全烟消云散。

疯狂背后的“逻辑”

尽管新能源汽车领域内被外界视为骗子的人和企业屡见不鲜,也有许多跟踪这一领域多年的投资者表示“看不懂”股市中的疯狂,可这毕竟不是一场没头没尾的狂欢。新能源汽车股价在近期爆发,其背后也有着一定的逻辑。

要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新能源汽车股票的大涨,是建立在全球交易市场整体向好的背景之上的,不仅新能源汽车,事实上传统燃油车企的股价也在平稳增长。随着疫情阴霾的消散、尤其是有关新冠疫苗的好消息频传,以及各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作为经济形势最敏感的风向标,全球股市也正在重拾信心。

具体到新能源领域,各国出台或即将出台的政策又为其加了一脚“油门”。以美国为例,当选总统拜登曾在今年7月竞选期间公布过一项总额高达2万亿美元的气候计划,他承诺将在未来4年加强美国的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力争在2035年前实现无碳发电。11月23日,拜登又提名曾促成“巴黎气候协议”达成的前国务卿约翰·克里担任总统气候特使。在资本市场看来,拜登的竞选承诺和最近这一次提名,对新能源车市场而言都是利好消息。

在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今年10月也曾印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其中提到,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占比要达到车辆总销售的20%左右。10月27日,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也预计称,到2035年节能汽车与新能源汽车年销售量占比将超过50%,燃料电池汽车保有量达到100万辆左右。

汽车分析师张翔认为,正是因为各国出台的新能源汽车激励政策,在股票市场拉升了新能源汽车的股价。除此之外,他对AI财经社分析称,各家新能源车企亮眼的市场表现也对股价起到了促进作用。

据公开数据,今年10月,蔚来共交付5055辆车,同比增长100.1%;小鹏汽车单月实现交付3040辆,同比增长229%;旗下仅有理想ONE一款“增程式”车型的理想汽车也交付3692辆,并实现连续三个月销量增长。此外,三家新造车的三季度财报也都超出市场预期,并实现了正向毛利率。

“这就说明政府和消费者都认可新能源这一领域。”张翔告诉AI财经社,“所以体现在股市中,各家企业的市值就开始上扬。”

具体到新能源汽车股价涨幅远高于传统燃油车企的“戏剧性”现象上,一些分析人士则认为两者本来就是不同的事物。Anlan Capital执行董事陈达不止一次对AI财经社表达过相似的看法,资本市场对新能源车企和燃油车企的估值标准并不在同一个维度上,“股票市场给定一家企业估值,更多看重它未来的潜力”,燃油车在有限的将来是终会被淘汰的事物,而新能源汽车恰恰代表着未来。

在陈达看来,与传统燃油车企不同,资本市场并未仅仅将新能源车企看作是汽车生产商,它们身上被赋予了更多的科技属性,“横跨了两条赛道”。

张颖也指出,当市场认可了汽车电动化和智能化的预期后,“这个故事就变得非常值钱”,市场也会开始按“车企的营收+科技股的利润率”来对特斯拉进行估值。“车企往往有几千亿营收,但利润率很低;科技公司是利润率高,但营收规模不及车企。这种预期导致了特斯拉今天的市值超过了丰田和大众汽车的总和。”

不过,当特斯拉的故事已成为传奇,且其股价正值虚高不下的阶段,在大多数投资者看来,这家企业便再难成为最优的投资标的。当然,也正是这个原因,诸如尼古拉、蔚来等企业才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特斯拉的替代品,特别是当蔚来、理想、小鹏都实现了不错的交付量和毛利表现时,资本市场对这些后来者也就有了明确预期。

疯狂背后的泡沫和煎熬

多位业内人士均对AI财经社分析指出,当前新能源板块的确有着一定的泡沫成分,“更多的还是资金的炒作行为。”

在张翔看来,当前的新能源汽车股价是十分脆弱的,“因为新能源汽车的技术和整个产业目前还不成熟,离真正商业化还有差距。”他认为,“当前新能源汽车主要还是依靠政府的补贴来与燃油车进行竞争的,没有补贴的话或补贴太少的话,销量马上就下来了。”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则更加明确地对AI财经社指出,新能源汽车股价发展到当下这个阶段“更多还是一种炒作行为”。他分析称,投资者们当下没有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因为特斯拉的标杆作用,”大家也弄不清到底它们几个(指三家美股上市的中国新造车企业)两三年后到底谁活谁死,都是在逮住一个就跟着跑,到这个份上就是一种击鼓传花了”。

“泡沫一定是有,消除泡沫有两种方法。”陈达此前曾对AI财经社表示,“一种是泡沫破裂,股价崩盘,还有一种就是企业的业绩把泡沫消化掉。”在他看来,就像特斯拉那样,依靠业绩实力和不断将承诺变为现实的能力,各家新能源汽车企业未来并不一定都会以败局收场。

不过,当前风头正盛的新造车企业们在未来真的能用业绩消化泡沫吗?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未来前景的确诱人,但争抢蛋糕的,绝不仅仅新造车一方。

伏击已久的传统燃油车企们最近便围绕新能源汽车展开了紧锣密鼓的争夺,并制定了各自的目标。其中大众汽车便计划在未来十年中推出约70款纯电动车型,到2030年生产大约2600万辆纯电动汽车。在曹鹤看来,除了传统燃油车企,在中国市场,外资企业和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游企业未来也会加入竞争的行列。

随着技术和市场的成熟,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参与者只会越来越多,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接下来的十年不仅是“黄金十年”,也必将是一段“煎熬”的岁月。

放眼当下,正当蔚来、理想和小鹏汽车等先期上市的新造车企业正在享受股市红利时,曾与它们一起尝到新能源汽车“头汤”的同行者们却早早地走进了坟墓。

今年以来,赛麟汽车、博郡汽车、拜腾汽车和长江汽车等新造车企业们纷纷暴雷,曾经的风光无两最终沦为今日的一地鸡毛。无论故事如何演绎,资金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翔对AI财经社分析称,此前暴雷倒闭的新造车企业并没有自我造血能力,都是靠融资输血支撑,“一旦资金链断裂,肯定就要倒闭关门”。

正当新造车企业的创始人们大谈梦想时,资本却天生就是逐利而毫无感情的。有投资人对AI财经社分析称,新造车企业更多是由政策催生的风口,前期进场的投资人们大都是不懂汽车的,“只觉得那是一个赚钱的机会。”当行业格局逐渐稳定,投资人们不会帮助发展不济的企业收拾烂摊子,而是“宁肯多花钱去投一个成熟的标的”。

不过,随着头部企业的估值水涨船高,投资机构们的心态也越来越谨慎,上市似乎便成为新造车们的唯一出路。曹鹤对此评价称,中国的新造车企业,“谁先上市谁活,上不了市就一点活路都没有”。

如今,在未上市的新造车企业中,又分出了几类阵营。一类是诸如威马汽车、合众汽车等销量不错,正在谋求上市的,第二类是像天际汽车、零跑汽车等刚推出量产车不久的,第三类便是像恒大汽车等还没有量产车上市的。

尽管阵营不同,但是当下的煎熬却是共通的。

“钱大气粗”的恒大汽车,依靠四处撒钱搭起的造车工厂最近却被媒体曝出不过是一个“给老板表演的舞台”。近日,国家发改委也下发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发改委在11月18日前向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上报各地新能源汽车项目规划和招商引资情况。

《通知》尤其明确要求各地详细报告恒大、宝能等企业2017年以来在当地投资以及拟投资建设的新能源整车和零部件项目,包含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情况。这也给恒大、宝能这些跨界造车的地产商们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威马和合众在最近获得了大笔融资,并寻求登陆科创板上市,但二者旗下的热销车型均是面向中低端市场,相比蔚来、小鹏和理想等旗下车型并无特色和优势,如何面向资本市场讲出新的故事还是一个未知数。天际汽车和零跑汽车等车企当下的境况则更加尴尬,不仅销量远远落后,更重要的是其产品无论在续航还是智能化等方面均没有足够的亮点。

对于这些新造车而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将处于煎熬中。

曹鹤对新造车企业们的未来一直深感焦虑,“(它们)的故事讲的差不多了,还往哪讲?”他说,无论故事怎么讲,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汽车制造的本质。“现存的新造车企业,最终还是要在产品上下功夫。”张翔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在高密度电池、轻量化车身、自动驾驶技术、智能网联的生态系统上进行探索,就像特斯拉那样,才能吸引消费者的购买。”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nonlighting.com/3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