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换人生28年”姚策对话生母:替我把孩子培养成真正的男子汉

姚策希望生母帮忙把他的身体情况以及个人意愿传递给法院,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个结果。姚策坦言,“迟到的判决对我是没有意义的。”

文1682字,阅读约需3.5分钟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编辑 刘倩 校对 危卓

“早上忘洗个头了”,病床上的姚策一边摩挲着自己短短的寸头,一边问镜头后的新京报记者,“我这形象还可以吗?”

姚策正在杭州树兰医院接受治疗,副作用之一就是掉头发。他的肝癌出现了多发性转移,夜里甚至要靠注射吗啡止痛。

他对于即将到来的与生母杜新枝的对谈有点紧张,又很期待,“我们一直都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聊聊。”

11月3日5时许,杜新枝睡下没多久便起床洗漱,捧着一束名为“向阳而生”的鲜花,赶往郑州东站。6小时后,她就可以见到儿子了。

对话

姚策

我很庆幸

现在我多了一个家庭,

多了这么多亲人,

我儿子也多了兄弟姐妹,

我相信我儿子会在一个

充满爱的环境下成长,

这是我相对欣慰的地方。

杜新枝

这28年来没见到你,

是老天爷开了个玩笑,

我觉得亏欠你很多很多!

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

培养楷楷,

让他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

“原来几千里以外还有一个我的儿子”

今年4月,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妈妈许敏想要“割肝救子”,意外发现姚策并非亲生。因医院工作失误,将同产房杜新枝、许敏的孩子抱错,姚策与郭威的人生就此错换。

“原来几千里以外还有一个我的儿子”,杜新枝语带哽咽,母子间缺失的这28年,就像是老天开的一个玩笑,没能亲自照顾姚策长大,她总觉得亏欠孩子很多。

姚策知道这个事情比较晚,是在新闻上看见的。他说,看完第一篇报道,只觉得报道中的事情和自己有无数雷同、无数巧合的地方。直到看到第二篇报道,才发现原来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血缘也好,亲情也好,是非常奇妙的。姚策说,在感受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的同时,就是努力去治疗,把更多情感流露放在治疗以后,再来回报。

━━━━━

“拉着他的手就觉得很安心”

由于姚策身体原因,第一天的采访提前中断,杜妈妈回到酒店后,把想说的心里话写了下来。

第二天,坐在病床边,杜新枝一直想拉拉儿子的手,但又不好意思。姚策知道后,将一直枕在脑后的手放了下来,像是有点不好意思一样先调整了一下输液管,接着垂到床上,拉住了妈妈的手。

“拉着他的手就觉得很安心”,对谈过程中,杜新枝几次哽咽落泪。姚策劝她,同为肝癌患者,不宜太过伤感。

━━━━━

“迟到的判决对我是没有意义的”

“咱们俩都是带病之躯。”姚策谈到,他这一次复查的结果不是很好,肺和骨头都有多发性的转移。现在每天都必须靠最少两粒止痛药来维持,晚上的时候甚至要靠口服吗啡或者注射吗啡来降低疼痛。

姚策问及生母杜新枝,当时给郭威(杜新枝养子)打过疫苗吗?杜新枝回答道,因为她本身是一个乙肝携带者,所以特别注意给孩子打针的事情。直到郭威大概六七岁的时候产生了抗体,那时候才放下这块心病,感觉非常庆幸。

姚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说,现在自己得了肝癌,当知道当年医院可能有这样一个能够避免的机会的时候,对医院也有很大的追责心态。姚策希望生母帮忙把他的身体情况以及个人意愿传递给法院,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个结果。姚策坦言,“迟到的判决对我是没有意义的。”

━━━━━

“妈妈,你替我把孩子培养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一直以来,姚策都是平和而坚强的,“其实是因为我不愿意把伤感的一面流露出来”。看待生死都很坦然的他,在谈起年仅三岁的儿子楷楷时,还是忍不住落泪了。

在姚策的设想中,儿子会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他是严父,妻子是慈母,而现在他“不太确定还有多长时间”。杜新枝起身抹去了姚策脸上的泪水,也接过了他这份牵挂和责任,“我会把楷楷培养成像你一样的男子汉。”

谈起妻子,姚策动情之处潸然泪下。姚策还告诉一同落泪的生母,“要客观地看待这个事,命运终归有安排。”他更希望,不管以后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为家庭做自己该做的,这样才更有意义。

催泪完整版↓↓↓听听姚策与生母杜新枝的对谈

值班编辑 康嘻嘻 花木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nonlighting.com/1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